股东会前巴菲特受访全集:伯克希尔处于“换还可以英语挡”期(中

健康频道 2020-05-02191未知admin

  美东时间4月30日,雅虎财经继续更新雅虎财经总编辑安迪·塞尔沃(Andy Serwer)于3月10日专访巴菲特的视频内容。《红周刊》进行了文字整理,期待能帮助到读者朋友。

  富国银行正经历很多企业都会经历的过程,作为企业负责人发现错误要及时、高效的解决。

  未来伯克希尔会有几十亿或者难以准确计数的资金将用于投资疫苗或者教育行业。

  蒂姆·库克非常耐心地花了几个小时,试图把我(使用手机的水平)提升到两岁孩童的平均水平,但我没能成功。

  FAANG,除了Netflix需要资金都不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我不认为它们股价出现了明显的泡沫。

  安迪·塞尔沃:大家好, 我是安迪·塞尔沃。欢迎来到《》,欢迎我们的特邀嘉宾,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很高兴见到你。

  安迪·塞尔沃:今天是3月10日,股市的第二天,道琼斯指数下跌超过2000点,油价跌至每桶30美元左右,10年期国债跌至0.5%以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巴菲特?

  ·巴菲特:很多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如果你在市场上呆的时间足够长,您什么事情都会遇到。但如今这个场面也是我活了89岁第一次遇到。但市场就是如此,新闻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股价,而且市场对新闻的反应很大。我的意思是,它不像或农场之类的市场。

  ·巴菲特:我在华尔街确实经历过很多次这种类似的情形。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出现了恐慌,大多数当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很重要的专业都破产了。第二天早上,给到清算所的支票都没有完成。

  在早上晚些时候,(交易所做了)一个决定:我们将继续开市。但它真的很接近金融恐慌。另外还有(一次),有3500万人在9月1日还根本不担心他们的货币市场账户,到了9月15日-16日,(账户资金)全部消失了。

  ·巴菲特:这方面必须听医生的意见。我们从以往数据中可以看到,流感病毒导致的死亡率是国家正常死亡率的20倍甚至40倍,甚至更多。但这是一种流行病,它符合我们对流行病的定义。但现在没有人知道它将持续多久,或者蔓延扩散的规模有多大。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方面仍将存在不确定性。

  安迪·塞尔沃:您个人采取了什么预防措施了吗?或者为此改变了自己的哪些习惯?

  ·巴菲特:实际上,我(只是)多喝了一点可口可乐。这似乎可以避免生活中的一切问题。我已经89岁了,我只是需要不同的医生告诉我,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好多了。我不确定如何来让身体更健康,但出乎意料的是,我在每年的心脏检查中,那段时间我需要把一些仪器在我的腰上挂几天。体检数据显示,我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是天生的概率论者。今年将有280万人死亡。在89岁的时候,还可以英语我比以前更有可能(属于这类人)了。

  但是280万死亡人数是目前的,它还会增长。但我总觉得大流行病迟早会发生。我确实用过这个词来描述那些不仅会阻碍这个国家进步,而且会阻碍整个世界进步的事情。但(此次)它不会国家或世界的进步。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的事件。但我们不知道它有多。当我们度过的时候,它可能就不会变成一件大事,但它存在变成一件大事的可能,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我当然不知道,而且也没人知道。

  但在未来5年,10年,20年,世界上还会发生事情。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这并不是一个完全公平的过程。人类的进步是不可思议的,人们进步的步伐不会停止。我的意思是,你昨天或今天飞到这里,你飞到一个250年前这里什么都没有的国家。在我祖上三辈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现在这里有这么多漂亮的农场,全国有2亿6千万辆车。8000万人拥有自己的屋,1.55亿人在工作。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知道,那天我做了一次体检,我去了离这里只有两三分钟程的医疗机构。250前年这里肯定是没有的,甚至100年前也是没有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进步。

  我们没有忘记这个国家是如何取得进步的,我们依然对取得进步兴趣高涨,这将在不同程度上对全世界所有人都有好处。但也会有中断,尽管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会到来,我也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只知道这种情况会不时发生。我也知道,如果我们发展进程不被打断,一切都会更好。

  ·巴菲特:是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的风险。信用标准已经相当不错了。账面上的资产质量很好,流动性也很好,等等。现在的情况与10年前或者11年前完全不同。但是,当陷入困境的时候,不清楚多米诺骨牌是否会倒下。()影响了能源需求,因为它们()比三周前用的燃料少了。

  这就是连锁反应。而且总会有衰退,衰退的本质就是连锁反应发生了。我们看到铁领域已到连锁反应(影响),只是由于供应链中断之类的原因,现在的多式联运运输减少了。但是,你再看一下,在1942年,我当时买股票的时候——菲律宾即将沦陷。

  我是说(笑),我买的那天,道琼斯指数线%仅仅是两个百分点,(那感觉就像)下跌了100点(笑)。就是那2%(的下跌),我印象深刻。我早上去学校时买了这三只股票,当我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它们(笑)。

  ·巴菲特:是的。我的意思是,七年级的孩子都把钱花在别的地方了。(笑)

  ·巴菲特:嗯,我认为它们已经经历了很多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基本的特许经营和所有这些都很满意。我忘记了美国是不是每三个家庭中就有一个是抵押贷款服务者。这是数量是巨大的。富国银行正经历一些的事情,例如1970s的GEICO也了麻烦,19年的美国运通——当时发生了色拉油丑闻(现在大家都忘了这件事),这些在当时都常的事件。

  许多事情都会在某个时刻发生(笑)。你不能管理着一个有39.5万人口的地方,却不知道一直在发生的事情,你会希望自己能快点抓住重点。富国银行的故事告诉我们,当你听到某件事时,你已经有了事实的行动的。你可能从它那里得到了激励,错误事情的发生。我们有过这种经历,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

  我的意思是,任何有销售团队的人有时都会在他们激励的事情上犯错误。而且,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不好的做法将会蔓延。这就是你在威尔斯看到的。我看不出他们究竟是怎么从假账户中赚到钱的(笑)。但是,成本也有连锁反应。

  当伯克希尔出现问题时,如果不能得到纠正,接下来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当我还在所罗门的时候,查理给了我一张表格。他说,准确、高效地把问题找出来并解决掉。如果你是美国一家企业的负责人,任何时候你看到一个问题,那就意味着你要正确、高效地把问题找出来并解决掉。记住不要越过它们(笑)。把它放在你面前,那就解决掉它。还可以英语

  安迪·塞尔沃:好的,那我们换个话题,谈谈石油吧。你投资过石油,你是这个领域的投资者。

  安迪·塞尔沃:后续你可能会(在上)有更多的投资。我知道你会得到优先股息。但这些投资必须是私下进行的。你是怎么想的?

  ·巴菲特:这是一笔私人交易,但是我们也有2%的普通股。这部分投资收益是显著下降的。我在做这笔投资的时候,最大的变量就是石油的价格,我无法预测石油价格每天的涨跌和变化。但如果你对石油有自己的看法,你可以持有石油一年、两年、三年等等。

  在1930s的时候,石业备受,石油价格变化非常大。在很多地方钻探并不划算。沙特伯可以生产很多石油,但这些石油的生产几乎不需要运营成本,运营成本非常非常低。

  安迪·塞尔沃:在沙特和之间的战争,以及考虑到气候变化带来的需求下降,(石油)这真是一个投资的好地方吗?

  ·巴菲特:我认为需求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前的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需求减少。如果人们在外工作,开车的次数也会减少。这也可以改变,假设当前每天石油产量接近1亿桶,如果改变5%,那也将是很大的。

  安迪·塞尔沃:另外,我在你写给的《致股东的信》中看到,你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感到非常自豪,它在风能领域非常强大,并且有着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所以你认为可替代能源真的有未来吗?

  ·巴菲特:哦,可替代能源是有前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就将是能源行业的未来。你不可能改变这个世界的运行基础,美国大概有2亿6千万辆车在上——或者是数字,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辆车在上。他们不会改变明用的东西(笑)。你知道,美国汽车的平均使用年龄,差不多11年~12年。

  所以世界不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有人认为你可以每年改变10%的能源,那是行不通的。但是世界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努力减少碳排放。

  安迪·塞尔沃:谈到车,我们看下和埃隆·马斯克正在做什么吧。这是一场。对吧?

  ·巴菲特: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但是如果你猜电动汽车的普及程度,假设我们在2030年销售1700万辆左右,那时我将100岁。如果其中超过三分之一是电动的,我会很惊讶。可能的情况是,全世界占比2/3以上的车会是汽车,剩下的是约10%的电动汽车,以及动力汽车。

  你不可能在一两年内改变交通方式。是的,交通方式正在改变,也应该改变,但是就替换它的数学问题来说——如果我们说我们要丢弃我们所有的汽车,经济就会停摆。因此我们不能(停止)生产它们(传统燃油汽车),我们也做不到替换它。

  ·巴菲特:哦,是的。他几年前加入了“捐赠誓言”,我只见过他一两次。是的,不久之前我们会过面。

  安迪·塞尔沃:好的。让我们来讨论一下债券收益率和利率。这是一个疯狂的话题。

  ·巴菲特:我不知道(笑)。我从来不去预测利率,也从来没试过。查理和我,我们相信尝试着去做什么,或者专注于什么是可知的和重要的。利率很重要,但我们不认为它是可知的。有些事情是——它只是回到常识——谁能预测得准?唐·(名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笑)

  ·巴菲特:是的,完全正确。问题是同一个盒子上,可能同时写着“可知”和“重要”。

  ·巴菲特:盒子里有什么东西吗?你能说出那个盒子里有什么,没有什么吗?这就是我所说的了解你的能力圈。我的能力范围不包括预测一天以后,一年以后,五年以后的利率的能力。所以我能在不知道这些的(要素的)情况下工作吗?这和预测股市走势是一样的。我不能做这些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做好投资。

  安迪·塞尔:事情已经改变了。它们现在不同了,因为利率很低。甚至还有负利率。

  安迪·塞尔:你谈到了埃德加·劳伦斯·史密斯和他对于债券与留存收益的发现。我记得你说过,对于央行来说,以1.4%的利率放贷,2%的通胀率是没有意义的。

  ·巴菲特:嗯,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们将试图摧毁债券管理部门,你购买债券是没有意义的(笑),也包括所谓的承诺。(其实)他们只是想要每年减少那2%(的利息)。

  安迪·塞尔:是的。那你认为这些超级低的利率会去向哪里,负利率的去向是哪里?这暗示了什么?

  ·巴菲特:我不知道。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可我不知道答案。(笑)如果我们知道答案,它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

  安迪·塞尔:好的,那在利率下,投资股票有什么变化吗?这使得股票看起来超级便宜。

  ·巴菲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喜欢降低利率,因为这会推高资产价值。因为,很明显——在历史上的任何时候,如果你答应以每年3%的利率支付给我,那对我来说将是一个的工具。但今天,如果你做得好,那才是。(笑)

  安迪·塞尔沃:是的,很公平。(接下来)我想(把话题)切换到,这是你们最大的持股之一。

  安迪·塞尔沃:这家()大量的股东权益是否与你、托德或泰德有关?换句话说,(苹果)的市值基本上与标普500指数相关联(《红周刊》记者注:苹果市值占标普500指数的权重在5%左右),这是你所看重的吗?

  ·巴菲特:嗯,人们总会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进行相互联系。我的意思是,这就是市场的本质。所以你总是想着,什么(A或者)在我的能力圈之内,然后(思考)在(自己的)能力圈里,什么是最有意义的。其实,最重要的你要时刻明白自己能力圈在哪里。

  ·巴菲特:我是说,这比能力圈究竟有多大或任何因素都更重要。我认为,苹果是在我的能力圈之内的。我认为这是一个由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理之一的家伙、经营的一项不可思议的业务。他被低估了一段时间,只是现在他真正的实力正被大家所发现。真是令人惊讶-如果我们有——

  ·巴菲特:如果我们这里有一张牌桌——嗯,是的。我们可以把它们所有的产品放在一张桌子上。

  ·巴菲特: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想到这些产品对如此多的人所产生的出色的生态意义上的作用,并发现(苹果的)设备每天都被使用很多次。它几乎是必不可少的,不仅对个人、企业,而是对一切(事物来说,都是如此)。

  安迪·塞尔沃:你现在有一台这样的(设备)(《红周刊》记者注:iPhone)。对吧?

  安迪·塞尔沃:没关系。你可以在(我们谈话)期间打电话,不会有问题的。你(手机上安装了)什么应用程序?你下载了应用程序吗?

  ·巴菲特:嗯,它们(苹果系统里)有很多应用程序在。昨天,我在某个地方。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在城里携带它(手机),(但)我(会)带着它出城。但是,不知怎么的,在(使用iPhone方面,我)有点困难,但这只是(针对)我(而言),(对于)任何两岁的孩子(来说,他们)都能做到(使用iPhone)。但我,事实上,我很难找到给别人电话(那个功能在哪里)。我把它用作电话(《红周刊》记者注:或主要用来接电话)。

  ·巴菲特:-(只是)偶尔。它们甚至有一些应用程序和我有关,是一个报童扔东西的应用。这个应用程序,我一年前在电影中透露过。(当时)我去了加利福尼亚,而且,蒂姆·库克非常耐心地花了几个小时,试图把我(使用手机的水平)提升到两岁孩童的平均水平,但我没能成功。我在这部里了一个应用程序。当我走出去的时候,我转向蒂姆,并对他说,“顺便问一下,什么是应用程序?”我们(在一起交谈得)很开心。他是个很棒的人。

  安迪·塞尔沃:(我还有一些问题)关于那些股票,-你知道,所谓的FANG股票?

  安迪·塞尔沃:而且,(我还想再问问你),你知道,它们(FANG)对你来说,接近泡沫(的水平)了吗?

  ·巴菲特:不,正好相反。我是说,显而易见,那些不需要资本。嗯(当然),Netflix(除外)需要资金。但是,基本上,市值大的不需要资本。这(个特点)将使得它们与,甚至更多的与众不同。

  我是说,它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商业模式。如果你看看这个市场上前十大市值的-追溯到10年、20年、30年,我是说,回到过去许多年,你知道,它们(具有不可思议商业模式的)是AT&T,旧的AT&T,通用汽车以及的标准石油(美孚石油),也就是(当时一些人为之)工作的世界500强。

  但是那些需要钱。我是说,当安德鲁·卡内基从事钢铁生意时,他(需要)建立一家钢铁厂,你知道,(然后他)赚了钱,(再把赚到的钱)存下来。三四年后,(通过留存下来的钱)他又造了一座(钢铁厂)。这就是资本留存以及石油业务。不管是什么(类似业务),它们都是一样的。现在,真正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前五名的,它们的市值甚至会达到或超过(国家/州)(生产力)的10%。它们并不需要(外在的)资本(补给)——它们自己就能赚到——(尽管)在某些情况下,它们的供应商可能会(需要)。它们绝大多数都是轻资产,这是它们真正差异(与以前的相比)所在。

  安迪·塞尔沃: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不拥有谷和这两家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两家吧。

  ·巴菲特:嗯,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是我没有好的答案。我确实本来应该拥有谷。他们曾经来拜访过我。

  ·巴菲特:是的,是的。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还在他们成名之前。他们跟我谈了很多(关于Google的事)。我们在GEICO(《红周刊》记者注:GEICO即员工保险,美国第四大汽车,是·巴菲特的BerkshireHathaway投资的合伙人)进行了一次重要的搜索,所以我知道搜索的力量。实际上,我自己也经常使用搜索,从Altavista(《红周刊》记者注:全球最知名的搜索引擎之一,同时提供搜索引擎后台技术支持等相关产品)或东西开始。搜索对我来说常有价值的,而且它对GEICO也很有价值。

  所以我能理解。(但)另一方面,我(也)看到谷在某种程度上淘汰了Altavista。(所以)我想,也许人(也)可以干掉谷。如果它们早一点开始,可能(就)会干掉谷。所以我总是落后一步。

  安迪·塞尔沃:你在做什么?你给了自己一下吗?这是·巴菲特做的(决策)吗?

  ·巴菲特:不,不是的。我承认我犯过很多错误。你知道,如果我想踢自己,我的腿会累坏的。

  你绝不想在投资上(惩罚)自己的。顺便说一句,即使你犯了错误你也不会惩罚自己。我是意思是,这(犯错)是工作的一部分。

  安迪·塞尔沃:但是,为什么(你没有买入这家)呢?现在买这家的股票还不晚,是吗?

  ·巴菲特:它们是那种我经常会思考的生意。查理(也)想了很多,你会不住要这么做。我是说,它的商业模式非常不可思议。

  安迪·塞尔沃:是的,我是说,(你还可以对它们进行投资)这扇门并没有关着。

  ·巴菲特:嗯,实际上,我们团队中另一个人买了一点亚马逊的股票,这个我们在13F财报中已经披露过了。

  ·巴菲特:是的,是伯克希尔冒险了。除了不能卖空伯克希尔自己的股票,它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安迪·塞尔沃:(接下来)谈一点关于亚马逊和杰夫·贝佐斯的事吧,他拥有《邮报》。

  安迪·塞尔沃:我的理解是,当它需要出售时,会向你提供(出售方案)。而且,你经常跟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谈论此事。

  ·巴菲特:不。如果我买什么东西,那一定是为了伯克希尔的。我是说,我只是这样做。我将伯克希尔(的利益)放在我个人之前。如果伯克希尔拥有《邮报》,这对伯克希尔来说可能会是个错误。

  ·巴菲特:人们会认为-我向你-杰夫·贝佐斯不会告诉弗雷德·希亚特或那里的任何人-马蒂·巴伦-但我敢打赌-我赌80%的人,或者很多人只是普遍认为-如果你拥有一份,你会告诉他们每天应当做些什么事情。我是说,你知道这并不经常发生。

  很显然,它曾经发生在一些身上,而且它可能仍然发生在一些身上。但这不是它通常应当具有的运行方式。这肯定(也)不是《邮报》的运行方式。

  ·巴菲特:是的。嗯,有很多-我是说,凯·格雷厄姆没有告诉本·布拉德利该写什么。我可以—

  ·巴菲特:你知道,我并不完全理解唐纳德和格雷厄姆。但是,他们并不会这么做。我向你,你知道,特别是在人物中,实际上,他们中90%的人可能会认为-格雷厄姆家族-会告诉-告诉编辑该怎么做。

  安迪·塞尔沃:但是,你知道,,我们以前谈论过这件事,就是国家内部看起来矛盾重重,可你说过它最终会归于。你现在还有这种感觉吗?

  ·巴菲特:嗯,你好像在越战时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要告诉你,那时更强烈。我是说,我当时碰巧在纽约。我看着那群人来到华尔街,不管是哪条街—是啊,可能是—布罗德街。无论如何,我曾经见过—

  ·巴菲特:是的。在越战时期,两边都处于胶着(状态),它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你知道,造成约翰逊总统时期无常运行的状况。

  你知道,我们双方都有强烈的意见。但我不认为这是历史上某种独特的时期。所有的人—我们每个人,我一直在阅读关于历史上这段独特时期的(书籍),对我来说,我已经不够年轻再去读这些内容。

  ·巴菲特:我在一个家庭里长大,(我爸爸是这个家庭的),基本上,国家在30年代已经主义化—这超出了我爸爸和我妈妈的(认知)范围。

  ·巴菲特:是啊,非常(具有)党(倾向)。如果我们不在餐桌上说点关于罗斯福的,我们是不会在晚餐上得到甜点的。我是说,还可以英语我的姐妹们。。。有点仪式感。

  安迪·塞尔沃:你说过会在这个阶段“换个档”,伯克希尔的表现可能会继续低于标普500指数。你会继续这么做吗?

  ·巴菲特:(哈哈)我自己99%的钱都来自伯克希尔的收益,显然这些股票对我而言有十足的吸引力。实际上它还吸引了很多人,这些人认为持有伯克希尔常舒服的赚钱方式,因为他们相信我们不会把事情搞砸——我们的收益表现不会垫底(底部1/4),当然也不会排在前十。

  比如你是伯克希尔的一个股东,你只需要把自己100%的钱投入进来,我们则负责经营好这个,如何管理你的财产取决于我们。

  安迪·塞尔沃:你曾经说过自己的市值不会非常高,看起来你似乎真的在尝试创造一个运营良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尽管可能不是永续的,但起码它会运营很长一段时间。

  安迪·塞尔沃:你还说过你们已经为继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得不说这令人感到十分尴尬。

  ·巴菲特:嗯,这只是意味着伯克希尔不需要我了,我们有一个在很多方面都比我优秀的人来接替我的。可能我们想要(投资)的不同,但是无论如何,未来伯克希尔会有几十亿或者难以准确计数的资金将用于投资疫苗或者教育行业。

  但更重要的是,至少有百万人把他们几乎所有的存款都投入进来,我们是这些人的合作伙伴。伯克希尔是一个合伙制企业,我和查理在运营这家合伙制企业的时候,会把所有(出资)人当作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要确保不让这些信任我们的伙伴在(运营伯克希尔的)过程中被“消灭”。(哈哈)

  如果人们的目标是(收益)表现在前1%或者前5%的基金的话,他们是找不到有这种成绩的目标的。我们的合作伙伴可能在于我们合作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这一点,我用很少的钱工作,但也做不到成绩在前1%或者前5%。我们也不希望你们认为我们可以做到。

  安迪·塞尔沃:刚才你说有个人会接替你,所以是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还是?我的意思是,你在伯克希尔的高层中提拔过很多人,或许格雷格或者阿吉特将会在今年的会议(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登台。

  ·巴菲特:不会的,也不会是埃隆·马斯克。(哈哈哈)不过有趣的是,如果你看看我们伯克希尔的前十大股东——大约一周前我就拿到了1500亿美元。

  ·巴菲特:我不知道他们10个中的哪一个会继任CEO,我见过许多继任者在他们中来来去去。因此,认为我们没有一个可以胜任CEO的人选的这种想法是很疯狂的。在我们的体制之下,找到一个合适的CEO并为其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是董事会的最终责任。

  安迪·塞尔沃:没错。你曾经说过你们拥有经验丰富且忠心耿耿的经理人,对他们来说管理伯克希尔远不止是一份高薪或者有声望的工作。你怎么知道他们是这样想的?

  ·巴菲特:嗯,你确实无法完全,但是你仍需要作出决策,就像为婚姻作出决策一样。(哈哈哈)我的意思是,你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他们,并挑选出CEO的候选人。尽管这是你(为伯克希尔)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你也未必要选择那个智商最高或者管理能力最优秀的人——如果他们很可能明天就会离开伯克希尔的话。因为你真正想要的是一个能够献身于伯克希尔的人。

  顺便想说,我们也在自己的子寻找同样的人。换句话说,我们有一群经理人,他们并没有献身于伯克希尔的想法,但是我们也有相当比例的经理人是这样考虑的。只不过你不能在一场游戏里击球1000次。

  安迪·塞尔沃:现在大家热议的另一个话题是学生债务。我知道你对于帮助学生感到非常自豪,这是你真正关心的事情吗?

  ·巴菲特:嗯,是否上学对我来说是一个十分的抉择,我要考虑清楚我是否想不仅投资一所大学以及是否想投资四年。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并没有那么渴望去上大学。当我不得不承担数十万美元的学生债务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会如何来抉择。

  你要知道,尽管我们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学生,盖茨基金会和我支持的基金会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但不得不说高等教育真的十分昂贵。

  ·巴菲特:这取决于个人而非学校。在上大学的四年间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上大学并非对每个人都是有意义的,甚至我也不确定上大学对我来说是否有意义。

  ·巴菲特:我没有在开玩笑。我的意思是,我在阅读中学到很多东西。算上研究生,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来上学,但我本可以做很多“明智”的事情,所以我不认为这(上学)是必要的。其实通过读书,我也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人。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是带着本杰明·格雷厄姆的书去哥伦比亚大学的,所以在上课之前我就知道他(格雷厄姆)会说什么了,因为我读过他写的书,我理解(他的)。他是个很好的作家,与其说他的作品是具有教育意义的,不如说是鼓舞的。

  安迪·塞尔沃:雅虎财经的读者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些对您的提问,其中一个问题是,对年轻的投资者您有什么?

  ·巴菲特:必须要懂会计。对你(投资者)来说,会计就像一门语言,你必须知道你在读什么。有些人在这方面会比人更有天赋,但我是自学的。虽然我后来选修了一些课程,但大部分的会计知识我都是自学的。(注:巴菲特在童年就开始了送、挨家挨户地推销口香糖和等创业活动,11岁时就自学了会计基础知识)。

  你(投资者)必须这样做。同时要知道(投资)是在买入一家的一部分,而不是在买入某个在图表上摇摆不定的东西,或是有阻力区域的东西,或是有200天平均线的东西,或是买进看跌期权或看涨期权的东西,或诸如此类的东西(注:巴菲特指的是投资者不要依靠技术,即通过研究股票价格在不同时期的走势来做投资)。

  如果你明智地投资了一家企业,你就会赚钱,那么你就必须买这家的股票。在我看来,如果你买了一家5年内都无法报价的,例如,明天证券交易所就要关闭5年,你会很高兴拥有这家。

  例如,如果你拥有,它与在1920年上市时没有任何区别。重要的是它如何对待客户。如果30年或40年没有任何市场表现,你可能会过得更好,因为那样你就不会受到出售它的。你只要看着这个行业,看着它成长,你就会感到快乐。 因此,正确的投资态度比任何技术技能都重要得多

  安迪·塞尔沃:另一个观众提的问题,你那么成功,是什么让你和查理走下去的?

  ·巴菲特:我们之间有很多乐趣。前几天我刚和他交谈了一个小时,我们每次谈话都很开心。我们每天都和自己爱的人做喜欢做的事情。而且我们都常幸运的,查理96岁了,我89岁了,这或许与健康的生活习惯有关。在我看来,每天做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能够对“健康长寿”起到很大作用。

  学会忘记,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维持快乐的心情。你一定也不想生活在对他人的怨恨中——那就忘掉那些让你产生负面情绪的因素,比如让你不开心的人和事,或者你的坏运气。把它们统统忘记吧。

  ·巴菲特:我不知道你是否在某种程度上生来如此(爱抱怨),但你肯定也见过这样的人或事——那些经常对世界不满意的人,他们的生活也会一团糟。如果你是了身患重疾这样的困难,那么我很抱歉。我的意思是,你在生活中可能会经历“霉运”,这对你来说似乎很不公平。但是如果你能看到事物积极的一面,你会收获更好的生验。

  ·巴菲特:我在彭尼百货卖衬衫的时候每小时挣0.75美元,我宁愿去做别的事情。(哈哈)但是自从24岁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想做的事情了。我得到了我需要的一切,生活很美好。然后我便告诉那些前来的学生——你必须先维持生计。所以一开始你可能会为你不喜欢的工作,或者为你不喜欢的人工作。

  但要找一个你欣赏的人,找一个你愿意和他一起工作的人,做一些你愿意做的事情,即使你不需要钱你也会去做的事情。我和查理在很久以前就发现了这一点(我们适合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做愿意做的事情)。

  ·巴菲特:我得把这一切(成就)归功于我的母亲,我也确实为我的孩子们的表现感到自豪。我的意思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出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的孩子们现在都60多岁了,他们都过着富裕、快乐且有活力的生活。而我见过的很多富裕的家庭却并非都是如此。

  安迪·塞尔沃:观众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你今天开始创业,你希望进入什么样的或行业?

  ·巴菲特:我天生就擅长理财。(哈哈哈)我还记得三十年前我也和别人一起打桥牌,一起看篮球赛。人们各有各的聪明才智,而我足够幸运,我的工作有丰厚的回报。我也可以做自身擅长的工作,也会对带来贡献,但那样并不符合市场体系(即通过分工,做最擅长的事情,以实现效率的最大化)。

  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全球股市又现五一“劫”?富时A50大跌离岸币走低 节后A股会怎么走?

  买卖自家股票97次赚9102元 年薪60万的副总被立案调查:账户是夫人在管

  全球股市又现五一“劫”?富时A50大跌离岸币走低 节后A股会怎么走?

  买卖自家股票97次赚9102元 年薪60万的副总被立案调查:账户是夫人在管

  红筹企业境内上市迎“新标” 200亿以上“科创龙头”可参与 对A股有何影响?

  全球股市又现五一“劫”?富时A50大跌离岸币走低 节后A股会怎么走?

  2020年巴菲特股东大会将于5月2日在线上,东方财富届时将全程视频直播。

原文标题:股东会前巴菲特受访全集:伯克希尔处于“换还可以英语挡”期(中 网址:http://www.gfcdirectory.com/jiankangpindao/2020/0502/2224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探头探脑新闻网 www.gfcdirector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