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对中国人来说,不吃野味是件很困难的事吗?新闻频道

科技频道 2020-06-29135未知admin

  原标题:【解局】对中国人来说,不吃野味是件很困难的事吗?

  “禁食野味”为何屡禁不止?150秒了解、执法难和立法缺憾

  

  这是一只穿山甲。坊间流传,它能活血化瘀、通经下乳、消肿排脓。

  为啥这么说?“能穿山,会打洞,自然能化解人体内的阻滞。”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兽骨能治骨伤,犀角可壮阳,龟甲龟血养血活络,就连蜥蜴都有防癌。

  就在某些人享受“饕餮盛宴”时,警钟已悄然响起。

  噩梦

  ,影响26个国家,8000多人致病——据说其病毒最初可能源自蝙蝠,果子狸与它们接触、感染后,作为中间宿主,将病毒传染给人类。

  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沙特伯、伊朗等27个国家和地区,确诊2494人,平均死亡率超过34%——这种病毒,最初由一头骆驼传给人类。

  埃博拉病毒,率50%-90%,非洲50余年,仅在2018到2019年,便夺走2210名刚果(金)和乌干达人的性命——其病毒源发于何,目前尚无。

  类似例子还有很多。比如HIV病毒,来自非洲黑猩猩或白眉猴;率很高的马尔堡病毒,来自非洲猴子;拉沙热病毒,来自老鼠;麻风杆菌,疑似来自犰狳……

  人类历史上,大凡能叫出名字的大型传染病,多与野生动物相关。病毒以野生动物为宿主并不一定致病,但人类食用野生动物或侵害野生动物栖息地之后,病毒的机会随之扩大,给爆发做好了“铺垫”。

  人类已经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然而悲剧一再上演。

  

  人类历史上与动物有关的传染病

  “新篇”

  2020年开年之际,突如其来的新冠,让贩卖野生动物的华南海鲜市场,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1月22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称,的病毒来源是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及它所污染的。

  同一日,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宁波大学及生物工程学院学者联合发表在《医学病毒学》的一篇论文称,研究结果表明,与动物相比,蛇是最有可能携带2019-新型的野生动物。

  科学界至今虽未,但蝙蝠已被认定是最有可能的自然宿主;蛇、水貂或穿山甲,或许是中间宿主。

  病毒“二传手”的存在并不令人意外。看看网传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清单,再听听巷陌中烹制野味的独门:蝙蝠汤、穿山甲血炒饭、蛇肉宴……还有许多稀奇古怪、不卒观的“菜品佳肴”。

  吃野味的人无非抱持两种心态——“以形补形”,或从稀缺中吃新鲜感、尊贵感。

  但早有科学研究证明,野味的“以形补形”是无稽之谈;从野味中可获取的营养元素,在日常饮食中已有足够获得渠道。

  

  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价目表, 图源网络

  严管

  不吃野生动物无甚损失,吃野生动物,却将人类置于巨大风险敞口下。哪怕不是引发大规模,也会有风险,比如年前新发的鼠疫病例,不过有消息称,传染源也可能是野兔或土拨鼠。

  而根据国内中国本土野生猫科动物的公益组织“猫盟CFCA”的野外调查,在中国,常见的非法捕猎食用的野味包括野猪、小麂、新闻频道赤麂、狍子、猪獾、狗獾、野兔、豹猫、果子狸、大老鼠等;从生态角度看,猎杀这些野生动物,会原有的生态平衡。

  从各种角度来看,吃野生动物得不偿失。

  然而,难化,只得以束之。

  2月24日,《关于全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切实保障群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由十三届全表决通过,即日起生效。

  《决定》前,不属于珍稀、新闻频道濒危或“三有”(有重要生态、科学、价值)范围的野生动物,例如携带多种病毒的蝙蝠等,不在法律范围内;即便是属于“三有”行列的动物,很多也被养殖利用,有不少被端上餐桌。

  《决定》后,曾经的“漏网之鱼”被以“野生动物”之名纳入禁食行列,即便是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也不例外。至此,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制度建立,面向食用的野味市场失去了基础。

  不过,《决定》并未食用外的利用方式,如科研、药用、展示;利用时必须按照国家实行严格的审批和检疫检验。

  这里需要特别关注检疫检验的问题。此前,野生动物哪怕是可以被“食用”时,负责检疫的也是地方兽医站,由于人力和资源,对于需要常规防疫检疫的家畜家禽都疲于应对,更别提检疫规程欠缺、种类繁杂的野生动物了。

  美国杜克大学生物学博士李彬彬认为,动物检疫针对动物的临床表现进行判断,很多动物携带病原体但自身并不发病,或是潜伏期不清,检疫人员很难准确判断这些动物是否存在患病风险,新闻频道尤其是人畜共患病风险。

  不过,若仅限科研、药用等非食用用途,仅在实验室内对野生动物进行试验、加工、,非实验室人员无法直接接触,病毒渠道将大大缩窄。

  

  动物实验室 图源网络

  后续

  伴随《决定》,“人工驯养野生动物是否应全面”,也成为讨论热点。

  据统计,中国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学试验材料等为目的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类约有100种,养殖企业及养殖户达50万家(户),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截至2017年,陆生野生动物繁育与利用业的林产总值已达到560.351亿元。

  其中,食用为目的的产业大概占20%以上,这也是此次修法决定直接影响的部分;实际上,皮毛养殖此间占比更高,在七成左右。

  “产业发展这么多年,背后有着盘根错节的利益链条。养殖户,尤其是一些贫困地区的农民群体,其利益可能受到影响,应扶持他们转型。”大学生物学教授吕植称。

  对于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后养殖户面临损失,吕植,可以效仿1998年国家停止天然林采伐后的做法,即以不同方式给予养殖户补贴。

  此外,《决定》给出了可食用动物的初步“白名单”。

  全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合庆称,有一些动物(如兔、鸽等),人工养殖利用时间长、技术成熟,群众已广泛接受,产值、从业人员已有一定规模,有些在脱贫攻坚中发挥重要作用,遂将其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这部分动物可以养殖、食用。

  但“白名单”并非固定不变,还需各地做动态调整。

  2月25日,深圳率先提出了当地做法:提供可食用“白名单”。

  在这份全名为《深圳经济特区全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文件中,可食的陆地动物,包括了人工饲养的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鹌鹑;同时,可食用的也包括法律、法规未禁食的水生动物。

  不过,深圳并未给出具体的禁食“”。

  相关负责人给出的原因是:“自然界野生动类繁多,我国光类野生动物就有2000余种,由地方制定食用的野生动物目录将显得过于冗长,无法很好回答‘究竟什么动物可以吃’的问题。制定可食用动物‘白名单’,能够较好地达到清晰明确、操作性强的清单式管理效果。”

  某种程度上说,全《决定》的虽是一种短期应急性措施,但也展现了修法的方向和决心:如果说此前的法律重点打击的法捕猎、养殖,从现在开始,吃野味也会法律。这种硬杠杠,能否让那些有此习惯的头一凛、三分,还要看法律的实施力度。

  不少专家认为,《决定》的是短期应急性措施,仍需更新《国家重点野生动物名录》,将斑鸠、鸿雁、竹鼠、松鼠、狐狸、狼、果子狸、刺猬、狗獾、狍子等纳入;同时需修订《野生动物法》,把“要,又可通过驯养繁殖产生经济效益”的导向,改为“自然及防范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这才是长久之道。

  在这方面,国家和地方都有相当的更新、调整和细化空间。究竟什么是“白名单”,哪些动物会被列入禁食“”,还有相当长的要走。

  《决定》中说,“全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目的就是要管控商家行为,掐断食用野生动物的供应,进而带动消费习惯变化。

  不过,比起外部管控、划列禁区,终极解决办法恐怕还在“改变”。否则,贪吃野味的总会找到“突出重围”的机会。

  “没有买卖就没有”,这句话,要走心!

  

  文/云中、云间子

  编辑/公子无忌

原文标题:【解局】对中国人来说,不吃野味是件很困难的事吗?新闻频道 网址:http://www.gfcdirectory.com/kejipindao/2020/0629/3456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探头探脑新闻网 www.gfcdirector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