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雷赛智能大客户“露马脚”或为其而生 销售数据重重

育儿频道 2020-06-30187未知admin

  (原标题:雷赛智能大客户“露马脚”或为其而生 销售数据重重)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近年来,国内人口老龄化导致劳动力优势减弱,人口红利出现拐点。随着人工成本上升、及国家工业自动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行业由传统人工劳动转变为机械自动化生产,对自动化及智能制造设备的需求快速增长。而深圳市雷赛智能控制股份有限(以下简称“雷赛智能”)便处于智能制造装备行业。

  然而,近年来,雷赛智能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18年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且其毛利率也在走“下坡”。业绩增长乏力的背后,或受其下业“遇冷”的影响。与此同时,雷赛智能大客户“露马脚”,且双方的关系或“非同寻常”,其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而其独董与股东是“老熟人”关系一事,雷赛智能却“只字不提”,令人费解。

  一、行业增长乏力下游需求收窄,募投项目扩张或“放卫星”

  自设立以来,财经频道雷赛智能深耕运动控制领域已逾20年。目前,其主要产品有、驱动器、电机等。

  近年来,雷赛智能的业绩表现并不“亮眼”。2018年,雷赛智能营收、净利增速均下滑。

  与此同时,雷赛智能毛利率逐年下滑。2016-2018年,雷赛智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1%、44.45%、41.72%。

  值得注意的是,雷赛智能产品市场情况或不容乐观。

  据招股书,、步进系统、伺服系统等运动控制产品系列是雷赛智能的核心业务,也是其主营业务收入的主体。

  据招股书,援引自中国工控网数据,2016-2017年,国内通用运动产品市场规模分别为4.5亿元、5.9亿元;2018-2020年,国内通用运动产品市场规模预计分别为6.9亿元、8亿元、9.3亿元。通过上述数据,2017-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31.11%、16.95%、15.94%、财经频道16.25%。

  2016-2017年,国内步进系统产品市场规模分别为6.6亿元、8.2亿元;2018-2020年,国内步进系统产品市场规模预计分别为9亿元、9.9亿元、11亿元。通过上述数据,2017-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24.24%、9.76%、10%、11.11%。

  上述数据意味着,自2017年后,、步进系统、伺服系统市场规模增速陷入“乏力”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智能制造建设项目”是雷赛智能此番上市的募投项目之一,该项目成功实施后,将新增37万套伺服系统、67万套混合伺服系统和160万个编码器产能。

  在产品市场规模增速放缓的影响下,雷赛智能的募投项目却“”扩张,令人困惑。

  事实上,近几年来,雷赛智能下业景气度也呈现“下行”的尴尬局面。

  据招股书,雷赛智能属于运动控制行业,其运动控制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制造装备业,下业分布广泛。

  且2016-2018年,雷赛智能超六成的销售收入来自下业电子制造装备、特种机床、喷绘印刷装备。

  据招股书,援引自国家、WIND资讯数据,2016-2018年,国内计算机、通信和电子设备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98,366.4亿元、105,525亿元、105,966.2亿元,2017-2018年分别增长7.28%、0.42%。

  下业市场需求收窄,行业大“降温”承压,对于雷赛智能而言,其募投项目能否消化新增的产能,从而如期实现“目标”?不得而知。而雷赛智能的问题不止于此。

  二、大客户露“马脚”,或为雷赛智能“而生”

  实际上,雷赛智能客户存在的疑点,同样不容小觑。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的大客户,却为雷赛智能实现上千万元的销售额,其销售数据的真实性或值得推敲。

  据招股书,2016-2018年,中山市雷立机电有限(以下简称“中山雷立”)分列为雷赛智能的第三、第二、第二大客户,同期,雷赛智能对中山雷立的销售额分别是731.21万元、1,130.9万元、1,223.11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中山雷立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3人。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中山雷立实控人与雷赛智能高管存共同点,或有亲戚关系。

  据招股书,中山雷立为雷赛智能前员工杨立全创办,是雷赛智能的经销商之一。杨立全,籍贯湖南,于2000年12月至2012年2月期间,在雷赛智能处任职销售工程师。

  且招股书显示,杨立望在雷赛智能担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其身份证码是014****。根据身份证码前6位为行政区划代码的规则,杨立望43开头的身份证码是来自湖南。

  这意味着,杨立望与杨立全或来自同一地方。

  招股书还提及,杨立敏、杨立新、杨立平皆是杨立望之弟。这也即系说,在名字结构上,杨立望与杨立全“大同小异”,而杨立全又或与杨立望来自同一地方,上述种种,是否过于巧合?令人费解。

  值得一提的是,雷赛智能另一大客户或是为其“而生”。

  据招股书,2016-2018年,深圳市下禹科技有限(以下简称“下禹科技”)均是雷赛智能的第四大客户。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下禹科技的网站是。据招股书,雷赛智能的网址是。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打开下禹科技网站后,其网页显示的lo,却与雷赛智能官网的lo一致。此外,下禹科技的企业文化旨是“为客户服务是雷赛存在的唯一理由!财经频道”不仅如此,下禹科技网站里,包括产品中心、新闻中心、应用方案等,皆存有雷赛智能的“影子”。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还注意到,下禹科技网站底部显示的版权所有备案,与雷赛智能官网底部显示的版权所有备案一致,皆是粤ICP备05062338。

  上述现象或意味着,下禹科技网站,或是雷赛智能的另一宣传网站,且下禹科技与雷赛智能之间的关系或“匪浅”。

  需要指出的是,雷赛智能在招股书中未提及,将商标授予下禹科技使用等相关信息。也就是说,下禹科技或并非雷赛智能的经销商。

  上述种种或表明,大客户为雷赛智能带来的销售数据疑窦丛生,其数据真实性或要打上一个“问”。

  三、独董与股东曾共事并同一时间离职,“老熟人”关系未披露

  问题还未结束,雷赛智能独董与股东是“老熟人”关系一事,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浙江华睿弘源智能产业创业投资有限(以下简称“浙江华睿”)是雷赛智能的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83%。康伟是雷赛智能的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35%。

  且康伟在浙江华睿之重要股东浙江华睿控股有限(以下简称“华睿控股”)担任董事,并持有华睿控股7%的股权。

  据招股书,俊系雷赛智能的董事。同时,雷赛智能的审计委员会由俊、曹军、施慧敏组成,主任委员(召集人)由会计专业人士俊担任。

  雷赛智能2014年9月版招股书显示,康伟曾在万兴科技集团股份有限(以下简称“万兴科技”)任职董事。

  而据万兴科技2017年报,俊和康伟均于2017年3月9日,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彼时,雷赛智能2014年9月版招股书显示,康伟仍担任雷赛智能的董事。

  回顾历史。据万兴科技2016年3月版招股书,俊和康伟在万兴科技的任职期限均是2015年12月-2018年12月。而万兴科技还提到,其第二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由俊、邓爱国、康伟组成,其中董事俊为召集人。

  需要关注的是,自2017年3月9日于万兴科技离职后不久,俊便入职雷赛智能。而康伟和俊在同一时间被选举担任雷赛智能相关职务。

  据招股书,2017年6月9日,雷赛智能召开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选举李卫平、施慧敏、康伟、胡新武为董事;选举曹军、周扬忠、俊为董事。

  而后不久,2018年1月26日,雷赛智能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康伟辞去董事职务,选举廖越平为董事。

  对此,雷赛智能称,康伟系雷赛智能股东浙江华睿的委派董事,因浙江华睿内部调整,改委派廖越平担任雷赛智能的董事,因此康伟辞去董事职务。

  也就是说,对于独董俊曾在万兴科技任职过的“往事”、且王俊荣与股东康伟曾共事并同一时间离职一事,雷赛智能在招股书中未披露。

  行远自迩,登高自卑。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眼前,对于此番奔赴上市的雷赛智能而言,能否如预期拿到资本市场的“门票”?尚未可知。

原文标题:财经频道雷赛智能大客户“露马脚”或为其而生 销售数据重重 网址:http://www.gfcdirectory.com/yuerpindao/2020/0630/3470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探头探脑新闻网 www.gfcdirector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